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si-y的博客

 
 
 

日志

 
 

(原创)心底的纪念  

2009-04-06 12:39:02|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给奶奶扫墓虽偶有间隔也已经坚持了三十多年了。昨天因故没能同家人们一起去北仓祭奠故人,心里却一直惦记着他们一行人的所有活动进程。虽然没有去,思绪却不断地涌来……此时的我又不禁泪水盈眶。

       我家的孩子和奶奶接触的要较我爸那代人的其他家的孩子们多些,而我又是和奶奶接触得最多的孙辈。

       我记事起就记得和大多数双职工家庭没有什么区别,父母靠工资养活我们四个孩子。奶奶过去有些房产,靠出租多少有些收入。后来按当时的政策房子都交公了,奶奶每月靠领取二十多元的定息生活。

       奶奶自己独住在我家胡同旁的小二楼上。我们小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奶奶身边。小孩子们嘴馋,奶奶总会给我们变着法留有零食。哪怕切一个青萝卜,摆一盘崩豆,几个孩子围着奶奶爱听她讲鬼故事。还记得节粮度荒那年,奶奶一人的粮食,也总会给我们留点吃的。有一次,奶奶说给我们做小饼干。我们几个小脑袋好奇地围在锅边,看着奶奶将面糊放一勺在锅里,奶奶稍微动动锅,面糊会形成一个形状。不一会儿,小猪,小鸭子,各式各样的小饼干就做好了。味道现在是不记得了,但小饼干的样子却总也忘不掉。

        奶奶还是我们的依靠。记得一次妈妈让我去买肉,手里攥着的两角钱到柜台前却不见了。当时害怕了,结果哭着去找奶奶,我刚走到楼下奶奶就听见了,忙出来问究竟,后来知道原因后才大舒一口气。当然,奶奶给我补上那两角钱使我完成了任务。

       奶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从不背后论人非。所以至今听到某人谈论某人,没理由地猜疑,诋毁他人我们都不耐烦,我们几个孩子都有共识,奶奶怎么不是这样?!

       奶奶很刚强,高低都能俯就。她曾给我们讲过爷爷的创业史。爷爷学徒时,奶奶每天要把爷爷的服饰整理好,衣服旧了就浆染一下,让上班的人穿戴得光光鲜鲜的。后来,爷爷一直做到河北省银行经理……,这些都和奶奶这个贤内助分不开的。爷爷后来在天津五大道买了一座带花园的洋楼,爷爷的兄弟们也都携家带口地住在那里。我是一点也不记得那里的情景,因为两岁时就离开了那所房子。爷爷在四三年因病去世,家里的大树倒了。虽然还有一些其他房产,但家境已是每况愈下。从大房子里搬出后大家就分开住了,当时爸爸在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工作,大爷在交通银行工作。大家都住在一个胡同里,有事常常去大爷家聚会。和奶奶来往也方便。

        奶奶尽可能的不给子女增加负担,困难时期她甚至还去过街道里的小作坊做过工,好像是给布娃娃里面填锯末。这事可能只有我知道。(奶奶不让说)奶奶对于一些仗势欺人的行为极为不屑。印象较深的是奶奶的邻居,虽然只是两户人家同住在这所小楼里,对方是两代人,奶奶虽然只住一间房,只点一个15w的电灯泡,但要和他们对半分担全部电费。平日里奶奶睡得早,后来,干脆不用电,预备了个煤油灯。那时我更练会了摸黑上下那陡峭的小楼,步伐之快像下滑梯。我还记得我坐在奶奶屋的窗边就着月光或是路灯光(因为觉得很亮)吃奶奶给我留的蜜桃。奶奶则躺在床上和我快活地聊天。

        奶奶也偶有难过的时候,事情发生时我尚不清楚。后来才一点点越来越清晰了。一次,是几个外地人来过之后,奶奶倒床痛哭。我们不知所措,后来听爸妈讲是我的一个叔叔在青海监狱里突发肠梗阻死了。再后来知道这个叔叔是因为在解放初期说了一些对苏联老大哥的不同看法而惹火烧身的,在他死后不久就为他平反了。但人却再也活不过来了。

        奶奶生前惟一的愿望和爷爷合葬我们曾经给办到了。爷爷死后最初埋葬在海口路花园里,可能以前叫万国公墓。后来因为埋葬抗美援朝时牺牲的一个相声演员,所以公墓内的其他坟墓均被迁往北仓公墓指定的区域。听爸爸讲,爷爷的棺木特别好,除了棺还有槨。公墓坟穴面积有限,迁坟时只能迁棺了。那时,奶奶为自己留了一个穴位。后来奶奶去世时已是文革后期,奶奶最怕的火葬没有能躲过,奶奶常念叨的让我们带红缨也没做到,爸妈他们那代人和我们都一样都只戴了黑纱。合葬更办不到了。但是我们几个孩子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后来我们设法把奶奶的骨灰盒埋在了奶奶原来留的穴位里,还根据别人教的办法用一块红布连到爷爷的棺材上。但是,大约2001年时,(估计距爷爷迁坟整满五十年)这片仅存的墓地要根据规划改为绿地。爷爷奶奶的坟再次被挖起,时隔五十多年了,爷爷的棺木仍旧完好,打开棺木(据说需用倒链吊起)爷爷衣服完好,肉体尚存,对方用钩子挑出装到袋子里编号再去火化。奶奶的骨灰盒也换了统一的,现在他们同在一室的上下两个格子里存放。为了扫墓方便,爸爸去世后骨灰也存放在北仓。

       这些年里,大爷家的堂哥也是经常和我们同去祭奠。他已经六十多岁了,每年在这时他都会预备好祭奠的东西,和我们一起怀念故人,给我们讲一些我们还不是很清楚的事情。清明,这个传统的节日,给我们带来的不是瞬间的享受,而是勾起一段段的缅怀和思念。其实也是像在品茗这生活的绿茶,有苦也有清香。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