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si-y的博客

 
 
 

日志

 
 

【原创】尘封了的往事二  

2008-07-13 08:56:05|  分类: 尘封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前面写了我未曾谋过面的外祖父,所以对于我外祖母的一些记忆就又不断地浮上了我的眼前。

  据说外祖母是天津大户李家的千金小姐,曾受过高等教育,且英文也还不错。是那个时代少有的放足,可见她的家庭是很开放的。

  从我记事时外祖母就一直生活在上海,我能记得她并能在脑子中留下印象时已经是六十年代初期了。记得外祖母到天津我们家里,第一个感觉不是很亲,另一个感觉就是她对我们这些孩子不像我的奶奶那样的疼爱。

    六十年代,我家也和大多数人家一样,生活不宽裕,物资极度匮乏。可是外祖母来了以后,我们知道她每月有香港寄来的侨汇券,可以买到市面上买不到的紧缺物。那时我的父母都要上班,回家后也是北方的粗茶淡饭。但外祖母很注意保养,记得她经常用砂锅给自己炖红枣木耳汤。还记得她最爱吃的是炖蹄髈,不过常常因为肠胃不好而因此闹些消化道的小毛病。

      惭愧的是那时我在上小学,且不太懂事。我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奶奶那种传统的祖辈疼爱隔辈的样式已经被我们习惯了。所以,如我妈妈的话:“常常和姥姥作对!”

     外祖母是信佛教的,当每天晚上全家围坐桌前吃饭时,她会站起双手捧碗举过头顶,嘴里默默地念着。这时,我会站在她的对面学着她的样子举碗,待她坐下我才坐下。看得出父母不希望淘气的我这样做,但好像也奈何不了我。时到今日,当我也将步入老年时回想起来是多么的懊悔。尤其是现在,在我接触了一些佛教的读物之后,我才明白我的举动在佛教来说是个大错误,是对佛教的不尊敬。今天我也借此机会在这里当众忏悔了,因为这件事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

    记得最清的是外祖母不许我们浪费粮食,哪怕掉到桌上的一粒米她也会很严厉的让我们拣起吃掉。

     后来外祖母还是回上海了,也许是不习惯北方的气候饮食?也许是不习惯我们这些孩子们?总之,当时给父母带来多大的尴尬那个时候我是不清楚的。反正后来生活又回到原来我们熟悉的样子。

     外祖母大约是七六年去世的,当时可能已经八十多岁了。她后来住在苏州我的阿姨家,最后的几年是她的从小飘零在外的受尽磨难的小女儿给她养老送终。唐山地震后我父母和我都受了伤,我们分别被我阿姨接到苏州去治疗,记得那时我的外祖母刚刚过世不久。

    往事一旦打开就如同开闸放水, 又翻开一页被尘土遮盖了的记忆,清清尘土。让美好永留在脑海。让遗憾不再重现。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